第81章 陈佳杏(1/1)

厢房中,红烛高悬。

我坐在床边,身上穿的是桃粉色嫁衣,没有红盖头,没有喜娘的吉祥话,没有宾客的喧闹,外面安安静静的,只有蜡烛偶尔发出噼啪的声响。

这就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吗?我的思绪有些混乱,手上不停地绞着帕子,这样做,究竟对不对呢?

门忽然发出一声轻响,接着,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。

他来了,他……真的来了!

我忐忑不已的心,忽然跳的更加纷乱。

我抬头看他,不防落入一双黝黑深邃的双眸中。

就是这样一双深邃如夜空的眼睛,让我看过之后,便再也不能忘怀。

“三……三少爷。”我起身,给他倒了一杯茶。

递给他的时候,我的指尖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手,感觉,微凉。

“呯……”
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我拿着帕子在他的胸前擦了几下,忽觉不妥,立刻后退了几步,“我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。”

天哪,我都做了些什么?居然把一整杯茶水都洒到他身上去了,这下他肯定认为我是故意的,说不定还会觉得我很笨,天啊,我真的是笨死了!

我手足无措地站了一小会儿,又重新给他倒了杯茶,直接放到桌子上,坐回到床边,手中更加使劲地绞着帕子。

“玉如姑娘,”他转了两下茶盏,然后开口道:“我听娘亲说起,你今年刚及笄,还是扬州知府的嫡女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姑娘如花美貌,正值青春豆蔻,又是官家女子,怎地,如此想不通来给我做妾?”

他乍然看向我的眼神锐利似剑,好似我接近他有什么目的一般,可我又怎会有伤害他的想法?无非是……“我心悦你!”

说出来了,我终于鼓足勇气说出来了!

脸好烫,现在一定很红很红!他会怎么想?会感动吗?会……

“心悦我的姑娘何其多啊!”

他的语气淡淡的,并没有骄傲或者厌烦,仅仅是陈述,平淡的像是在说今日天气不错一般。可是我的心,却忽然疼了一下。

“三……”

他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,继续说道:“我已经娶妻,而且没有纳妾的想法。姑娘大好年华,不要浪费在我身上,好好想想吧!”

说完,他竟起身,走了。

“三少爷,”我追到门口。

他听见我唤他,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我。

“三少爷,您就这样走了?今夜,今夜……”

“若是想通了,可随时来找我,我放你出府。”说完,便头也不回地,真的走了。

“我不会放弃的,我会证明给你看!”我在他身后大声嚷着。

可他,脚下连停顿都没有。

第二日一早,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去景天苑给少奶奶请安,可是刚进院子里,就被春熙嬷嬷给拦了下来,说是三少奶奶一早去给三奶奶和老太太请安了,不在苑内,并且三少爷吩咐过,往后也免了我的请安。

果然,之后的日子,不管我多早过去,都会扑空,那杯茶,我一直都没能敬成。
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我毫无进展。眼看三少爷的假期要过完了,再过几日,便要去京城了。在这府中有三奶奶看着,三少爷都不进我的房,若是去了京城,那我不是更加没有指望?

我的心情,也好似这初夏的天,渐渐焦躁起来。

这日午后,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,也没想到个好办法,倒是把睡意给翻没了,索性起身,去外面走走。

我刚刚踏过荷花池上那座拱形石桥,便看见三少爷牵着三少奶奶,漫步在岸边那颗巨大的垂杨柳下。

我下意识地朝旁边一闪,躲在小树丛中,他们没有发现我。

可是我为什么要躲起来呢?

在我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我的身体已经先一步这样做了。现在出去太尴尬了,我只得继续躲着。

他们两人边说着话,边走着,后来也不知三少爷说了什么,三少奶奶突然停住了脚步。

是不是三少爷说了什么让她不开心的话?难道,他们要吵起来了?

我正暗自揣测时,忽然,三少奶奶她,她居然……她居然一把勾住三少爷的脖子,把他拉下来,她……她……她亲了上去!!

天啊,三少奶奶怎么能这样?这这这……太不合规矩了,太不守妇道了,三少爷一定会狠狠地训斥她!!

可是,怎么会这样?

三少爷不但没有拉开她,反而将她紧紧地搂进了怀中……

只一小会儿,他们就分开了,三少爷捧着三少奶奶的脸,不知又说了什么,然后他一把横抱起她,快步走回了景天苑。

难道,三少爷是想回去再教训三少奶奶吗?一定是这样!

我从小树丛中出来,鬼使神差地也偷偷进了景天苑。苑中静悄悄的,他们平日里便不喜欢有人在跟前伺候,现在丫鬟们,应该都呆在自己的屋里。

主屋的门关得死死的,我站在窗边,心里像猫抓似的,挠心挠肺地想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什么。

犹豫了半天,终于攀上窗沿,透过半透明的窗楞格,朝内室看去。

他们两人都站在桌子旁,离得有些远,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。只是三少奶奶的手指,正一下一下地戳着三少爷的胸膛。他没有恼,也没有说话,只是低着头,笑嘻嘻地看着她。

我从未见过三少爷笑得如此温柔,他的笑容里,有几分纵容,更多的,竟有些像在耍着小无赖。

我完全想象不到,老成持重的三少爷,居然会有这样嬉皮笑脸的时刻,我……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亲眼所见!

三少奶奶见自己说话时,三少爷一直没正形地嘻嘻笑着,她好像真的生气了,也不戳三少爷了,拧身就想走,却没有防备三少爷突然一把抱起了她。

她被三少爷托住臀部高高地抱起,吓了一大跳,不停地捶打他的肩膀,三少爷无奈,便直接把她放到身后的桌子上,而后他……他欺身,吻了上去。

我没有再偷看下去,我,不敢再看下去。

我有些恍惚地走出景天苑,走过荷花池,走回屋内。直到我扑倒在床上,眼前浮现着的,却一直都是三少爷看着三少奶奶时,那样温柔,纵容,无奈却充满了爱意的眼神。

我忽然没了信心。

这时丫鬟过来唤我,说是三奶奶寻我过去说话。我稍微收拾一下,便过去了。

三奶奶这会儿刚午休起来,精神看起来不错,照例问了问三少爷有没有去我的房里。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

三奶奶叹了口气,也不知是为了安慰我,还是说服自己,“亦文那孩子跟我说过,他身子比较弱,有时候,有些事情,想做,却力不从心,你……多担待些吧!”

我愣了愣,仔细想了想,才明白过来三奶奶的意思,脑子里却不期然地想起刚刚看见的情形,他……那样像是力不从心的样子吗?!

三奶奶见我不吭声,又道:“还有几日他们便启程去京城了,这几日你最好抓紧些,若是不成,也不用担心,我叫他带着你,一块儿去。”说完,她自己小声嘀咕道:“这次文儿回来倒是听话不少,也不枉费我替他操心。”

京城我还是跟着去了,虽然三少爷对我完全没有意思,可是我却很没出息的,放不下他。

在京城的日子,他愈发地忙碌,别说是我,便是三少奶奶,都很少有机会能和他坐下吃上一顿安稳饭。

即便这样,他们恩爱如初。

在京城的时间过得飞快,一晃便是三年,这三年间三少爷的视线从未从三少奶奶身上移开过半分。

我彻底明白了,在三少爷的心中,只有两样东西最最重要,那便是——家国!

家是三少奶奶。

国是大宏朝。

旁的,再入不了他的眼,他的心。

我不能再蹉跎下去,我也要找一个男人,他的眼中,也只能有我一人存在,我也想找一个男人,和他白首不相离。

后来,我真的找到了他。

他没有三少爷的才气,也没有三少爷的俊俏,可是他的眼里,心中有我,只有我一人。我这才明白,被人深深爱着,有多么幸福。

我要过得好,过得比他们更好!

日子悠悠地过,转眼到了大宏朝三十三年的冬天。这年的冬天,比往年都要寒冷,便是扬州都下了小雪。

这日傍晚,夫君当值回来,我像往常一样,替他除去罩衣,然后想拿到架子上架起来,他却道:“不用架起来了,让丫鬟拿去洗了先收起来吧。”

“你明日不当值吗?”

“自然要的,你去把我那件白色丧服罩衣找出来。”

“丧服?皇家有事?”

“不是皇家,是内阁丞相景大人,他……积劳成疾,因病过世了。”

我手中的罩衣忽地掉到地上,我不能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:景大人,景大人,本朝只有一位姓景的丞相,三少爷他……他去了?

忽然,我笑了,三少爷,你看,幸亏我当初没有跟着你,不然你这么早便去了,我该怎么办呢?现在三少奶奶一定伤心死了!

笑着笑着,我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了出来。

已经是跟我没有关系的人了,为什么我的心里会这样的悲伤?

若是没有这三年的等待,我也许就错过了今生的良人。

三少爷,谢谢你!

作者有话要说:这下是真的完结了,感谢妹纸们的一路陪伴,我如此渣的速度还不离不弃,新文我要列大纲存稿,我们三月再见吧!

群么么哒~~~~~~~~~